<object id="bpwvu"></object>
    1. <code id="bpwvu"><nobr id="bpwvu"><track id="bpwvu"></track></nobr></code>
        1. 手機訪問:m.49363.com

          網站地圖

          未解之謎網_世界未解之謎從這里開始解密!

          曾經讓四川在歷史上消亡的兩次大屠殺

           更新時間:2010-10-18 20:44


          四川在歷史上曾經消亡過兩次。一次是南宋時長達60年抗擊蒙古的戰爭,第二次是明末清初的張獻忠屠川。
          中外歷史學家幾乎一致認為:宋代是中國文明的第二次浪潮。著名史學家陳寅恪說:“華夏民族之文化,歷數千載之演進,造極于趙宋之世。”而西方與日本史學界中,認為宋朝是中國歷史上的文藝復興與經濟革命時代的,也大有人在。
          宋朝是一個重文輕武,以文治國的時代。它能夠同時抵御遼、西夏、金的輪番進攻,內部相對穩定,科學技術成就達到世界巔峰,同時,蒙古在滅亡它之后又全盤接受了漢文化。歸根到底,這是文化的力量,應當引起后來者深思。
          當蘇東坡以一種復雜的心情在赤壁懷古,高吟“大江東去,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”的時候,四川文化與經濟的沉沒以一種異常殘忍的方式漸行漸近,空氣里飄著血腥的味道。
          公元1123年,蒙古發起了消滅南宋的戰爭,到1279年南宋滅亡的57年間,蒙古人在四川遭遇了空前激烈的抵抗,這個以屠城聞名,令歐洲聞風喪膽的強大帝國曾經三次攻下成都。1231年,拖雷引兵攻掠四川,大肆屠殺成都居民。千年古城只落得民無噍類,城中遺骸達到驚人的140萬!最近有學者從宋史、元史和明史提供的數字統計,四川被蒙古人屠殺后,人口由1300萬減少到60萬。
          南宋時期,中國的經濟文化重心開始由西部向東南轉移,而四川,經此一擊,千年的繁華與古老的文明形態幾乎蕩然無存。一個農耕與商業高度發達的地區剎那間回到半游牧狀態。
          蒙古帝國征服世界的戰爭是人類文明史上的一次災難,它的破壞程度一直延續到今天。
          據美國歷史學家Paul·B·Kern引用最新研究結果表明,即使到現在,中東地區耕地面積尚未恢復到蒙古入侵前的60%。
          有西方學者這樣認為:
          蒙古的屠殺和掠奪,使得絲綢之路上這一繁華地區到今天還沒有恢復到原來的水平。他們摧毀了五千年來陸續修筑的水利系統,使得大量的綠洲變成沙漠,使其經濟下降到公元前1500年的水平。宋朝時期的商業曾經是世界上最發達的,那里不但聚集了全世界最大的財富和資本,而且聚集了最多的商人和學者;然而,蒙古人的入侵使得中國的資本主義萌芽被消滅殆盡,使得最有可能第一個進入資本主義社會的中國從此衰落;而西方遭到蒙古人的打擊似乎是恰到好處,既沒有傷及筋骨,又被一巴掌打醒了。在蒙古大軍停止入侵西歐不久后,西歐正式啟動了文藝復興,開始了近代資本主義的強國之路!
          盡管古蜀文明有著極強的再生復原能力,但在整個明朝近300年的歷史上,四川仿佛冬眠一般,悄悄地躲在大國版圖的角落舔舐自己的傷口。四川人的意氣風發,才華橫溢已成典籍中的追憶,而大國的目光也似乎從未認真停留于此。四川人獨有的思維、觀念、形象,從未以漢唐時代的姿態再走上舞臺,它越來越模糊不清,無足輕重。
          時間是醫治創傷的最好良藥,四川人正在自主自為的生活中進行多元文化的融合與重生。
          天府之國是人類生養繁衍的天生福地,也是歷代割據政權的安樂窩,入主中原的根據地。災難與幸福是一對孿生兄弟,始終與她如影隨形。
          很不幸,當歷史的車輪進入17世紀中葉的時候,她被一個亂世梟雄盯上了,這個人就是張獻忠。
          張獻忠入四川,是習慣于在沉默中自在自為,獨善其身的四川人的巨大災難。震驚世界的張獻中屠川事件,幾乎從根本上徹底摧毀了四川的文化與生產力。尤其是對四萬貢生——中國文明與文化傳承者的屠殺,給后人留下了可以從多種角度理解的空白——從此再無四川人。
          公元1646年深秋,已被多年戰亂摧毀的四川以及成都經濟,已經無力承擔張獻忠大順政權及近60萬軍隊的生存,再加上周邊明朝軍隊正從多處逼近,張獻忠決定放棄四川,打回陜西老家。張獻忠臨走之前,趁夜一把大火徹底燒毀成都,然后朝廣漢退去。
          此刻,在張獻忠進攻成都時被俘,后逃脫到四川犍為起兵,成為明朝抗擊張獻忠主力將領的楊展,正在四川彭山江口的一條戰船上調兵譴將,突見成都方向濃煙沖天,大火映紅了天空,如同白晝。幾個時辰后,他得到了張獻忠撤退的消息,懾于張獻忠強大的兵力,三天后,楊展方進入成都。
          此時的成都煙霧彌漫,仍有余火在燃燒,空氣中彌漫著嗆人的焦糊味。曾經千年繁華,讓無數文人魂牽夢繞的大都會,連同城內數十萬居民,從楊展眼中消失得無影無蹤。記憶中繁華的街道已被殘垣斷壁淹沒,金碧輝煌,巍峨壯觀僅次于北京紫禁城的蜀王宮建筑群早已灰飛煙滅。成都,被張獻忠從地球上徹底抹掉了。
          在蜀王宮的廢墟中,明朝士兵發現了一塊高七尺,寬三尺,厚八寸的花崗石“圣?碑”,上面赫然刻著一排大字:“天生萬物以養人,人無一物以報天,殺殺殺殺殺殺殺。”落款為大順二年,即公元1645年。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張獻忠七殺碑,也是張獻忠屠殺四川的最有力的證據。
          在保存好作為證據的七殺碑后,楊展帶兵4萬朝廣漢方向追去,而那里也是一片荒蕪,了無人跡。
          根據楊展的《萬人墳記》記載,他在廣漢曾經命令部隊休息一天,其目的是試圖尋找活著的人,了解張獻忠殺人的情況。然而,整整一天,數萬軍隊除了找到萬余具尸體外,一無所獲。
          據史書記載,當時成都周圍已成一片廢墟,白天不見人因,夜間虎狼成群,已經不適合人類生存。楊展不得不將部隊帶回嘉定城,即今天四川樂山一帶。
          公元1646年12月11日,四川西充鳳凰坡,身居幾十萬軍隊中心位置的張獻忠被突襲而來的幾百清軍斬首。一代梟雄就此了結。
          公元1659年,清四川巡撫高民瞻入成都,他看到13年后的成都仍是一片荒蕪:大街上長滿了樹木與艾草,人入其中,分不清東南西北,倒塌的城墻被野草淹沒,一群群野雞自由地散步,而晚上,則成了老虎的天下。在他的要求下,清四川政府不得不將省會臨時設在川北閬中,四川巡撫、監察御史均駐節閬中,并在此舉行了鄉試四科。17年后,官府才遷往成都。
          張獻忠入四川,徹底摧毀了四川的經濟與文化,是一次歷史大倒退。古蜀以來四川三千年文明史跌入最黑暗的年代。
          張獻忠到底殺了多少人?歷史上恐怕永遠無法準確統計,明史上稱有60多萬。張獻忠軍隊的鐵蹄橫掃四川前后20多年,禍遍巴蜀,使物力豐饒的天府之國,變為百里人煙俱滅,莽林叢生、狼奔豕突之地。戰亂使百姓棄田舍逃亡,十來年間,稼穡不生,顆粒無收,川人死于饑饉、瘟疫又倍于刀兵。
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直播平台哪个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