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bject id="bpwvu"></object>
    1. <code id="bpwvu"><nobr id="bpwvu"><track id="bpwvu"></track></nobr></code>
        1. 手機訪問:m.49363.com

          網站地圖

          未解之謎網_世界未解之謎從這里開始解密!

          荒淫皇帝春 藥“秋石” 竟然以尿液提煉而成

           更新時間:2015-05-08 09:25

           “秋石”是中國古代的發明之一,也是一種有名的春 藥。古代的方士常以此藥進貢皇上,服用此藥不但可以促進性欲,還可以“長生不老”。但經過研究發現,秋石的作用相當于現在的性激素,而且其提煉原材料也讓人十分的驚訝!

              相傳秋石的提煉,始于公元前二世紀西漢淮南王劉安;東漢煉丹家魏伯陽著《周易參同契》,有“淮南煉秋石”的記載。自唐宋以來,此術開始風行,《道藏·大丹記》、《許真君石函記·日月雌雄論》等唐代丹書皆有論述;北宋沈括在《蘇沈良方》中,詳盡記錄了秋石陰陽二煉法的程序要訣,其后葉夢得在《水云錄》也有記載。這兩種方法是:  陽煉法,用人尿十余石,各用木桶盛,每石入皂莢汁一碗,竹杖急攪百千下,候澄,去清留,并作一桶,如前攪澄,取濃汁一、二斗,濾凈,入鍋熬干,刮下搗細,再以清湯煮化,筲箕鋪紙淋過再熬,如此數次,直待色白如雪方止,用沙盒固濟,火煅成質,傾出,如藥未成,更煅一、二次,候色如瑩玉,細研,入沙盒內固濟,頂火養七晝夜,取出攤土上,去火毒,為末。  陰煉法,用人尿四、五石,以大缸盛,入新水一半,攪千回,澄定,去清留,又入新水攪澄,直候無臭氣,澄下如膩粉,方以曝干,刮下再研,以男兒乳和如膏,烈日硒干,如此九度,為末。  到了明代,又發明了石膏煉法和乳煉法,入清以后,此術漸衰。當今中藥所用的秋石,主要是以鹽為原料制備的贗品,俗稱“咸秋石”。  中國古代早有飲人尿治病的經驗,中醫驗方亦以人中白(尿堿)入藥。李時珍在《本草綱目》中點評道:“古人惟取人中白、人尿治病,取其散血、滋陰、降火、殺蟲、解毒之功也,王公貴人惡其不潔,方士遂以人中白設法鍛煉,治為秋石。”至于為何以“秋石”名之,李時珍解釋說:“淮南子丹成,號曰秋石,言其色白質堅也”。

           荒淫皇帝春 藥“秋石” 竟然以尿液提煉而成  

          原來如此!從大眾化的直接灌尿服尿堿,到貴族化的萃服尿中精華,方士們進貢的秋石,迎合了統治者的虛榮心態,堪稱高級尿制品。

            秋石的功效究竟如何?李約瑟認為:“在十至十六世紀之間,中國的醫藥化學家以中國傳統式理論(而不是以近代科學的理論)作指導,從大量的尿中,成功地制備了較為純凈的(inrelativelypurifiedform)雄性激素和雌性激素混合制劑,并用它們治療性功能衰弱者。”但李氏此說,也一直有學者質疑。  唐代詩人白居易與元稹(字微之)為詩友,元耽于此術,年五十三而卒。白氏曾有“微之煉秋石,未老身溘然”的詩句懷之,可見秋石作為一種壯陽藥,很是透支精力。李時珍在《本草綱目》中更鄙夷地說:“服者多是淫欲之人,藉此放肆,虛陽妄作,真水愈涸,安得不渴邪?況甚則加以陽藥,助其邪火乎?”  其中最邪火的人物,即二十多年不上朝,沉緬于采陰補陽、煉丹長生的嘉靖皇帝。當時奸臣嚴嵩因擅寫青詞(一種獻給上天的禱文,用紅筆寫于青藤紙上)獲寵,權傾朝野,時稱“青詞宰相”;佞人顧可學賄賂嚴嵩,向圣上進獻“秋石秘方”,稱服之可以長生。嘉靖聞之大喜,派欽差至其家賞賜。顧可學至京謝恩時,皇上又密諭顧可學隱居在嚴嵩家中,秘密煉制秋石。  秘煉秋石的事逐漸為外界所知,一時人言洶洶,嚴嵩先發制人,上奏稱“近因可學在臣家日久,遂起群情猜疑,謂此端何須密在臣家,必有別項方術,以惑圣聽。此議一興,將指為害臣之計”。他力主將秘密煉石改為公開煉制,對顧可學封官加秩,以杜眾人之口。此議得到嘉靖的批準。顧可學夤緣時會,授工部尚書、禮部尚書銜,加封太子太保,另一煉石佞人盛端明也得到封賞。他們由此吃上朝廷俸祿,成為專職供奉長生丹藥的宮廷煉丹家。當時民間笑傳:“千場萬場尿,換得一尚書”,謔為“嘗尿官”、“秋石尚書”。  嘉靖二十四年四月,御史何維柏彈劾嚴嵩“嫉賢害正,罔上懷奸”,并論其薦舉、豢養顧可學等的罪責。癡迷長生術的嘉靖降手諭于嚴嵩,認為何維柏等“皆有主使”,堅稱“朕自服石”,寬慰嚴嵩“卿當自信勿負焉”。隨即將何下獄,廷杖除名。

          皇帝與春 藥

           中國古代的春 藥由來已久, 漢有“昚(慎) 恤膠”;魏、晉有“五石散”、“回龍湯”(又名“輪回酒”);唐有“助情花”,唐人梅彪的《石藥爾雅》就收有石藥幾百種;宋、明有“顫聲嬌”、“膃朒臍”(即海狗腎);清有“阿肌蘇丸”;這些都是見之于史的春 藥,而“紅鉛丸”更是明代宮廷的代表性春 藥,“紅丸事件”是明末三大宮案之一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其中,“慎恤膠”是迄今所知的中國最古老的春 藥,但對藥的成分今人已不得而知了。伶玄的《趙飛燕外傳》云:“得慎恤膠一丸一幸”,意即服丸一粒,可對一次性交起作用。有記載說,漢成帝和趙合德性交,把“慎恤膠”吃多了,所以一命嗚呼了。同時,古人認為以酒與此藥同服,效果更好,如姚燮《復莊詩問》卷六《閑情續詩》有句云:“合歡擬借屠蘇酒,續恨應無慎續(恤)膠。”錢鐘書對此句評論說:“意謂‘續弦膠’,而囿于平仄,妄以慎恤膠當之,遂成笑枋。”“續弦膠”是用于膠粘弓弩的,和“慎恤膠”是兩碼事。古代的春 藥是始自宮廷,后傳入民間,這是沒有疑義的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明朝的荒淫皇帝與春 藥文化

             明朝的皇帝多不理政事,而在生活上,他們挖空心思地尋歡作樂,躲在內廷過著荒淫的生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在明朝諸帝中,最荒淫的是明武宗,即歷史上所稱的正德帝,從公元1506年至1521年,他在位16年。他沉迷于喇嘛教,并從喇嘛僧處獲得大慶法師的稱號。他不僅每天專心于誦讀藏文經文,還在內廷建立豹房和一些邪淫寺院,里

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直播平台哪个好